解光尘

(つД`)

【龙墨】王女和士兵『序/chapter1/chapter2』


  近来许久未见的表叔从远方回来。他离去时才二十出头,我也不过五、六岁,尚有些意识而已,如今他回来,身体已近迟暮。
  表叔平日里常呆坐在花园的藤椅上,看着栅栏里的花出神。
  表叔告诉我一个故事,一个王女和士兵的故事。我不晓得是否真实,或许世上的情人都曾做过这样的梦;我不晓得故事与现今隔了多久,或许两人已进葬墓。故事很长,长到像一国的史诗,以致于他还没讲完,便已撒手而去。

Chapter 1
  高耸的塔尖下,是贵族的马车和权利的宫廷,那是权弄人心的猎场。
  此时宫中唯一的王女殿下似乎被保护的太好了,让王后殿下有些隐隐不安,尤其是王后父亲带给她的消息。
  在花园玩耍的王女偶然发现母亲与一个不熟识的男人谈话,回来时母亲脸色阴沉,她懂得这时应该闭口不言。
  王后将王女抱在怀中,向王女嘱咐了几句,王女并不上心,只觉得母亲的秀发好看伸手去捉住秀发。王后知道她不上心,再次郑重嘱咐她,王女才勉强记得七七八八。
  王女很快睡下了,王后所哼的摇篮曲也停下了,周遭安谧得只有王女的呼声,连烛火也不曾摇曳。王后爱怜地看着这个熟睡的孩子,所有的事情似乎与这个孩子很远,可却在步步逼近。王后从床边起身,披上一件披风,轻轻掩上门,出去了。

Chapter 2
  观察至微。这是母亲的原话。
  王女看到母亲静静地躺在床上时,忽然明白了。
  父亲来到,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母亲就出去了。她知道父亲爱着母亲,可又害怕着母亲。她握着母亲已经失去温度的手,眼泪从眼角无声地滑落,她没有像侍女一样抽泣,因为这一切都太苍白了,苍白得像母亲的脸。
  可没想到,连母家也未能自保。王女失去了所有庇护,甚至明日将送出宫——因为她的血统。王女也不再是王女,而是被称为锗辛小姐的墨清弦。

评论

热度(1)